当前位置: 主页 > 香港跑狗图玄机图 >

青龙山故事22:探秘全州名人蒋伯文在蕉江瑶乡常乐山的抗战遗址

时间:2021-09-27 19:4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民国时期1946年曾任广西省首任参议长的蒋伯文,是今桂林市全州县安和镇青龙山村人, 上一期的《青龙山故事21》我们说到蒋伯文在全州县蕉江瑶乡常乐山为他的正室夫人唐琼英修建了一个生墓,据了解,修墓的时间约是1947年到1948年。

  蒋伯文为什么要在这个远离他家乡青龙山的蕉江高山上为妻子修建生墓呢?原来,这块叫鲢鱼洗须的宝地背靠的大山就是常乐山,这常乐山庄园不仅是蒋伯文全家在抗日时期的藏身之地,也是他支持朝清自卫队抗日的根据地,所以这里也是一处抗战遗址。

  这个地方的山林土地是属于蒋伯文家族所有,当年是由他的二儿子蒋朝湘在此管业,这里后来也成为了朝湘的埋骨之地。

  据蒋伯文的孙女、蒋朝湘的长女蒋廷林回忆,当年这个蒋伯文支持家族抗战的根据地,横二里,直五里,约2.5平方公里,合3750亩,都是蒋氏家族的山林,当年埋设的地界石碑仍有些留存。

  前不久,我们由蒋朝湘外孙廖宏卯(廷林二子)做向导,前往蒋伯文居住过的的抗战遗址常乐山庄园探秘。

  廖宏卯的朋友开着皮卡车,www.602822.com,把我们从蕉江瑶族乡磨盘水库主坝右坝首送上常乐山庄园附近。在这常乐山上高处可以欣赏到磨盘湖的美丽风光。

  这是送我们上山的皮卡车所行驶过的林区道路,远处的越城岭山脉就是朝清自卫队当年驻扎的抗日根据地。

  听知情者说,上面照片中所见到的对面山便是蒋伯文家族蒋朝清、蒋朝瀚所领导的朝清自卫队驻扎与活动的抗日根据地。日军入侵全州后,以蒋余荪为首的全州地方抗日武装,在第九十三军军长陈牧农的支持下,成立了陆军第九十三军挺进纵队,下辖三个支队。其中挺进三支队,即朝清自卫队,是由蒋伯文的两个亲侄儿蒋朝瀚、蒋朝清兄弟两个所创建,弟弟蒋朝清任支队长,哥哥蒋朝瀚(曾任内建乡乡长)任副支队长。期间,蒋伯文为他们出谋划策,并且出资支持他们进行抗战。抗战时期在全州境内打死日军最高级别指挥官木村大佐的就是朝清自卫队。其后青龙山村人民遭到了日军的疯狂报复,被日军烧毁民房84座,同时有多名青龙山人--朝清自卫队的队员被日军杀害。

  车到半山腰,离蒋伯文的抗战根据地常乐山庄园已不远,我们下车步行,但路陡异常,无路可走,需砍开灌木才能前行,十分艰难,因担心掉下悬崖,我们有的同行者都几乎要打退堂鼓了。

  瞧,这样的路还算是平坦的了,同行者有人的鞋子就在这陡峭的路上踩烂了。路不远,但整整走了五十分钟。好不容易来到了一片比较平坦的地方。这里便是日军1944年入侵全州后,蒋伯文的战时避难地和支持抗日的根据地了。

  抗日时期,有太白地村民廖祖元等人当挑夫,帮蒋伯文挑了满满两担箩筐的光洋(银元)上山,这些大洋除蒋伯文全家在山上的生活开支外,其实很大一部分是支持朝清自卫队用于抗日了。但解放后一拨又一拨的盗墓贼将抗战结束后修建的唐琼英生墓与当年挑上山去的两担银元联系了起来,反复来此盗挖这个空墓。其实,此墓地只是在1972年左右安葬了一个修磨盘水库殉难的民工而已。

  据蒋伯文的孙女蒋廷林说,当时在这个常乐山庄园前面的左右角修建了两个炮楼,有武装人员日夜持枪守卫。

  蒋廷林还说,抗战时期非常艰苦,由于日军的封锁,山上连盐都吃不上,医药供应就更难了。当时他父亲蒋朝湘患了肺结核(痨)病,因为缺医少药,便在日军投降前病逝在这里了。还有伯文三子蒋朝沅的元配夫人,人称三奶奶的岑瑞琳也是当时病死在了这里。他们两位永远的埋葬在这里,化为尘土回归了常乐山这片土地。由于当年是避难,只是草草埋葬在了屋场边上。可是丧心病狂的盗墓贼还总是惦记着那两担光洋,上世纪80年代就盗掘了三奶奶的坟墓,其时三奶奶的满头长发仍在,但金银财宝陪葬品那自然是没有的。当年蒋伯文一大家子几十口人蜗居在山上,吃的用的哪样东西不花钱?而且朝清自卫队规模不小,花费不菲,就算是两担黄金恐怕都全部花光了,怎么可能还有多余的银元埋到地下陪葬?盗墓贼们该休矣!

  这是旧时舂米的石臼(图片取自网络)。使用时,在木头的一端需一到两个人用脚踏木头反复上下,操纵前端的套有铁圈的舂米棍在石臼里反复上下敲击谷子,同时石臼边还需要一个人用木棍子不断拨动臼里的谷米,才能为稻谷去壳,均匀受力。

  屋场地里还有一棵很大的槐花树,不久前刚被人砍枝采了槐米(全州的金槐米驰名全国)。

  这常乐山庄园的前后都有梯田,山上有水源,这庄园当年还建有谷仓,平常粮食可以自给自足。但随着日军的不断逼近,蒋伯文一家在这里生活几个月后,又被迫迁往更深的山区冷水浸的瑶民家里去避难了。当时跟随他们进入山区避难的有曾任桂林市长的陈恩元的夫人,还有两位外地小姐妹也随父母和家人一起到此山上避难,其中一人长大后还担任过桂林地署专员、官至区党委组织部长、区人大常委副主任。这是后话,我们下期再接着谈吧。

------分隔线----------------------------